愛克羅姆

嚴重BM總受末期患者
CP傾向是LPMM、DECA、RFBM主
其他基本上都可以都隨便吃
最近新增了個DN總受,當然面對BMDN還是攻:D(雷

【艾爾之光】塔納托斯(末狂+塔納托斯冰裝+架空+短篇)


※狂鋒是死神的設定

狂鋒已經不止一次地看見了那個男人,他卻從未能帶著那個男人的靈魂重歸輪迴。

今天的狂鋒依舊在高處俯瞰著他,細軟的白髮和籠在頭上的黑紗為輕風所撩撥,在風中揚起再為陽光所穿透。

那個男人這次傷得很重,被一群魔物包圍的他再強也討不了好,血濺得到處都是,而身軀傷痕累累,氣息微弱的緊,洞穿了腰腹。

狂鋒由空中振翅而下,想迎接他的靈魂,黑色的羽翼和飛揚的暗色禮服下擺的影子籠住了仰躺著闔上眼睛的末日,然而卻在落地的剎那,狂鋒金黃的眸對上了末日的瞳孔。

狂鋒一愣。

照理而言,將死之人才能看得見、摸得到死神,而已經有隻腳邁入了棺材的人也不足以對死神構成威脅。

但狂鋒硬是向後退了,許久沒有找上他的恐慌此刻如江海漸起波瀾。

那分明就是活人的眼神。

狂鋒當機立斷回到了遠處,只見那個男人緩緩爬起,轉動著頭部四處張望,而後笑聲傳來,讓人不禁冒出冷汗。

那笑聲嘶啞低沉,總在狂鋒腦海裡徘徊不去。

【分隔】

接著狂鋒沒再把這個人當成普通的 case,在末日一次又一次的受重傷且瀕死的時候,離得遠遠的看著他,然後看著他仰躺著雙目張開,許久之後才緩緩爬起。

他隱約覺得這傢伙根本就在等他出現,直覺讓他每次在向前幾步後又止住前行的衝動。

這樣的狀況過了數個月,末日看來總算是放棄了,險象環生的情況少了很多。

----今天的末日卻在任務中失手了。

張嘴呼吸即是大口的鮮血湧出,臨死前的魔獸揮過來的獸爪還卡在他的腹上,末日隨便地就把它拔開了,稠黃的瞳亮了一下隨即暗了,混濁成一團。

狂鋒看著他閉上了雙眼,鬆了口氣並降落到末日身旁,說起來這還是離這個人最近的一次。

死神提取靈魂的方式是極其輕柔的,大部分會用擁抱,少數的會用親吻,還有極其少數的會用做/愛。

狂鋒則是更少數的----他輕輕地牽住了末日冰冷的手,徐緩且慢地一根指頭、一根指頭十指相扣----

然後自己已經沒有脈搏的手腕被人抓住,狂鋒驚愕地睜大了雙眼轉首望去,末日不知何時起就已經看著他,笑容滿面,眼睛亮得像是正午的太陽。

「抓到你了。」末日翻身便壓住了呆滯的狂鋒,黑色的頭紗掀開來而雪白的髮絲披散,身著暗色禮服的死神直至末日開口才想起要掙扎,卻更加了解了事情的嚴重性。

他本來不該被染濕的衣服,被血浸濕了一大片。

狂鋒又看向自己被抓住的腕-----象徵契約的玄青符文在他與末日的手腕上逐漸由透明化作濃重。

「----我等你很久了,」末日垂首與狂鋒耳語,濃郁的血腥氣縈繞不去:「從四年前你把雪莉帶走開始。」

【本篇完】

--既然你把我未婚妻帶走了,你就做為代替變成我的新娘吧--

這篇只是臨時的腦洞,再藉由無限發散性的思維我硬是用手機把他寫完啦!

順帶一提,雖然因為是短篇所以看不出來,但其實我私心是設定末日對狂鋒是二見鍾情(炸

塔納托斯的頭紗也真心讓人聯想到黑色新娘裝,我也就忍不住(ry

好的那麼雖然有點不知所云,不過我還是在這裡告一個段落好了,謝謝大家的觀賞,歡迎準時收看下回的腦洞^q^!

愛克於2015.03.10

评论(6)

热度(15)